5%

蜂蜜、麵粉和冰河下的溫度

【全文见评论链接】




忘了黑凤凰吧!




现实都是痛苦周折跌宕起伏的,但我就是执着地希望他们能有平凡温柔的生活和睦相处的日子,越是深爱越是不忍心,越是希望能有美好的结局。




根据神奇网站的创作题目陆陆续续写了一两个星期,写作是忙碌的日子里为数不多的安慰。




在此,感谢每一位读者和爱着ec的人。




国庆快乐!

【EC】台风天


介绍这次强台风“山竹”给大家


素材生活,普通人设定


基妹客串

Introduction

锤基/盾冬/EC/铁虫/贾尼

写文给爱的cp

强烈的HE党

温柔、细腻、理解和细水流长

三次较忙,不定期更新

明年六月正式回归

細節糖#
X戰警第一戰中飛機被龍捲風包圍的時候顛簸翻轉,Charles把Eric拉進來之後Eric馬上趴到Charles身上自己吸住飛機的金屬壁,保證Charles不會被甩來甩去【男友力max】飛機停下來後Eric墊著Charles沉下去
這裡超級甜

請Thor替我們好好愛他

【凯柠】柠檬之夏

@

·给Pandar老师@-胖哒Pandar- 
·第一次写小墙头
·感觉离题了很抱歉QAQ
·不良少女凯x三好学生柠
·凯佬自以为隐藏的很好但柠檬什么都知道
————————————————————
夏至。
桌角放置的气泡水扑腾翻滚着夏日炎热的浪潮,课室里空调温度偏低,凯莉把棒球外套盖在脸上,朝凳子椅背一仰,抱着手臂打盹。修长洁白的双腿从齐逼牛仔短裤下伸出来,大喇喇叠放在书桌上,顺势踹倒了刚发下来的一沓新书。
学校一个级按排名分了12个班,顺到最后,就是凯莉这个。不是凯莉不行,只要她肯动动脑子,坐稳一个1班的位置不成问题,但凯莉喜欢放肆的生活。烈酒烟草重金属,大汗淋漓的健身房,萎靡不振的酒吧深处,纸醉金迷的地下赌场,和她的最爱棒球俱乐部。整个12班几乎都是凯莉的“小弟”,这完全对得起她从小的跆拳道训练,凯莉享受打架,拳脚相加肢体摩擦,鲜血疼痛才是生活最真实的模样。
1班的,不过一群书呆子。他们以后的人生估摸着都是一个样,重点大学,博士硕士,高薪职业,然后成家生子做孝顺父母的标准“别人家孩子”。凯莉没有这些顾虑,她只有一个形同虚设的哥哥。
或许她会英年早逝,凯莉想过这个,因为活着也没意思,玩玩不过几年,青春会昙花一现,过后她的生命便失去所有的意义,最适合的结局约摸是早早入土为安,但这样至少还是有几年绚烂美丽的。

意外总是会发生,人之所以渴望生存不过是期待下一个意外的出现。

凯莉顺着走廊前往办公室。她的确没有任何闲情雅致七拐八拐去到办公室跟老师浪费时间,但这次是个意外,自己的人闹了个大事,听说还把一个老师弄进了医院,好歹也得管管。
凯莉很少造访集聚优秀学生的这一串教室,门口没有堆叠砸烂了的桌子,没有东倒西歪的啤酒瓶,也没有刮花的窗户和摇摇欲坠的门,这里干净整洁得有点像世外桃源。即使是课间也依旧安静,大多数学生都埋头苦干,有些小声交谈估摸着也在讨论问题。
凯莉漫不经心地用余光打量他们,在心底里嘲笑他们可怜的平庸的青春。
突然她就看见了——只是不经意间,就像上帝刻意为之让她朝那个方向转头,而她却正好在那里。
薄荷绿的女孩,有点像这个夏天的颜色,带着耳机,垂着眼睛拨弄着走廊边窗台栽种着的几朵兰花,它们才刚结成花骨朵,却娇嫩鲜丽地已足够引人注目。
凯莉不确定她们的视线是不是交汇了,因为那个女孩的眼睛是很罕见的、难以描述的、像活在神话里的人鱼或者神秘的预言家才会拥有的颜色。可能还因为,她第一次感觉到与人对视的慌乱,心跳不自然提速,所以目光落荒而逃了。但凯莉确信那个女孩看到了她。
可以说,整个年级,甚至全校,不会有人不知道她凯莉。这个名字,先咧嘴再用舌头顶一下上颚,每个人都会小心翼翼地提及,已然成为众人茶余饭后的话题,有点闻风丧胆的味道。有很多老师对此只是摇摇头,知道她家事的,预言一下她以后将会如何落魄不堪,不知道的,不过感慨一下又一个颓靡不振的生命在消耗它的余温。凯莉不喜欢有些人用肮脏的言论背后议论她,但至少被议论还是有好处的,她可以确保那个女孩一定知道她。
但凯莉还不知道她。
这有点简单得过头了,随便招呼几个人给她去弄来学生档案,凯莉盯着照片上浅笑着挤出一个小酒窝的女孩子,她的眼睛更接近磷叶石的绿。亲属只有一个年迈的奶奶,凯莉嘲讽的笑笑,这倒有点同病相怜的味道了,不过令人感慨的是,她们这都能走出截然不同的两种人生。
安莉洁…果然是适合老套电影里最优秀的女主角,这种和她自身一样干净的名字。
凯莉承认,她最初对于安莉洁产生的感情是一种难以言状的仇恨。像是泥潭里的人憎恶岸边穿着白裙子的采花女,像是地狱里的人不甘心地拖住天使的脚,妄图让那不属于炼狱的人下来陪她。凯莉真的很想弄脏她,但她无法想象那个场景,潜意识里没办法做到让她和她成为一类人。

突然间,凯莉开始参加年级大会了,她听说安莉洁是主持人。这很难说得清是为什么,因为凯莉几乎没有走进礼堂过,这回的开始算不算第一次她也不记得。凯莉坐在最后一排,远远地看着台上那个身影,非常乖巧地穿着制服,而她那件早就被自己拿去改得不成样子。安莉洁的声音被凯莉定义为懵懵懂懂,似乎是被呵护的太好的花朵不谙世事,很好听,清甜的汽水碰撞的风铃。但安莉洁一定比她懂得多。这种一闪而逝的想法在凯莉脑海里炸开霹雳惊雷。
从那之后一切似乎就开始逐渐偏离轨道,朝着凯莉最不想也最不敢想的方向奔驰而去。
那枚被天使不小心遗漏的柠檬发卡被凯莉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然后躺进一个安全舒适的布袋中,安置在背囊的拉链里。

校运会赶在夏天离开之前轰轰烈烈地拉开序幕。天气炎热得不像话,所有人都在求一场雨,最好是刮个台风。操场被彩旗装饰得像花了的妆,跑道两侧撑起一排排阳伞,一簇簇学生拥挤在伞下躲阳。
大概是鬼迷心窍了,才会也报女子3000m长跑比赛。凯莉下笔填写完自己的名字时,看着紧挨着自己名字的“安莉洁”,难以想象这个轻飘飘的似乎风大一些就会被吹走的女孩子会挑战这么考研体力和毅力的项目,而这个项目本身参与的人就不多。
凯莉喜欢体育运动,喜欢酣畅淋漓的快感,3000m可能会有些辛苦,但凯莉挺享受,她慢节奏匀速奔跑,步子迈得很大,腿部肌肉的曲线规律性地伸缩舒展,轻轻松松超过一个又一个人,余光看到身后的女生们越来越慢,有一些已经支撑不住被扶下了场。
但安莉洁还在。
坚定地,平稳地,挣扎地。
凯莉故意放慢了步子,她渐渐离她越来越近,此时,仍然在奔跑的只剩她们两,而时空几乎都为她们静止。快到终点的冲刺阶段,凯莉意外地发现安莉洁竟然开始加速,她们挨得更近了,非常近,近得凯莉只要伸出手,就可以拢住几条淡蓝色的发丝,近得凯莉能看得清她脸颊上的汗珠。少女的睫毛被汗水打湿,脸颊也因为剧烈运动而红彤彤,但在凯莉看来她一点也不狼狈,反而鲜活美丽、充满生机,是春笋冲破泥土,夏至荷花盛开。
当时凯莉突然就想,要不让她赢吧!可该死的虚荣心胜负欲,存在她体内多年愚蠢的劣根性迫使她在临终点一两步的地方突然加速,一下子甩开安莉洁,越过跑道上的那条线。脚步再落地时她听到欢呼声、掌声、哨声,但她的心从未像现在这样,被泛滥的后悔愧疚充满。她是胜利者,但连回头看安莉洁一眼的勇气都没有。疲惫和窒息感此刻由上至下把她包围,最终不知道被谁簇拥着离开。

凯莉始终没有跟安莉洁接触,甚至连一个招呼也没有打过。对她而言,这份感情并不可耻,可她清楚有些话一旦出口,有些事一旦做出,便再也没有挽回的理由。她深知自己病态的爱欲和占有欲会毁了她所爱的人,而她不想成为安莉洁的人生污点。
可是人心都是充满贪念的,凯莉的心里更是住着一条名为撒旦的蛇。
阳光明媚的一个早晨,她在生物园里赏第一朵盛放的向日葵时,突然看见从一丛牡丹后钻出来的安莉洁,拿着一只小巧的水壶。金灿的阳光尽数洒在她身上,朦胧得有些不真实。
鲜花、阳光、少女,这些美好的事物连接在一起很容易引人犯罪。脱口而出的邀请,凯莉竟然无法控制自己。她约安莉洁放学后在咖啡店见面,理由幼稚蹩脚到只是还一枚柠檬发卡。凯莉甚至还没有听到安莉洁的答复,双脚就已经飞快地做出了反应,带着她立即离开了生物园。
自己做了什么呀……凯莉懊悔地一下一下拍着面颊,可偏偏那么期待……

命运总爱跟人开玩笑,正如安莉洁来不及告诉凯莉他们的期末培优课程会在这天下午放学后开展,就像凯莉突然被拉出去约架没办法通知安莉洁,就像她两都没预料到傍晚突如其来的狂风暴雨。
这次带的人不够多,对方倒是有一大群。看来谋划已久,都是带上家伙的。冲出去的时候凯莉什么都没想了,不知道自己究竟挨了几下棍子,也不记得撂倒了多少人。顺着破损的额角留下的鲜血蔓延到她的口腔里,出拳时牵动不知何处的伤口撕扯着神经。到后面逐渐有些失控了,忽而唤醒他们的是天边的一声惊雷。
南方的雨来了,轰轰烈烈气势汹汹地来了,不下个几天几夜誓不甘休。起初是电闪雷鸣,继而是倾倒的浓墨,天空一下子全黑了。雨不是渐进的,从第一滴开始就是惊涛骇浪,狂暴地砸向地面,砸到身上每一处都疼。这场不知持续了多久的混战这才得以结束,凯莉把伤的严重的兄弟送去附近的医院,而后不顾同伴的阻拦冲进雨里。
她没有带伞,手表在刚才的激战中被砸坏,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时候了,不知道有没有错过约定的时间,凯莉在雨里狂奔。方才还在路上的人现在早已找室内躲雨,只剩少数车辆飞快掠过凯莉,溅起一大摊水。
完全湿透了,腥辣的雨混杂生锈的血,流得满身都是。步子越来越沉重,视线也化作斑块失去焦点,她甚至还摔了一跤。凯莉不得不嘲笑自己,大概一生的狼狈都化作此刻,奔向一个根本没有答复的未来。
离咖啡店越近,凯莉的心就越凉,她知道安莉洁不会在的。她有什么理由在呢?全年级名声最坏的学生约自己见面,难道不是避之不及的吗?她应该完全忘了有这回事,早早回家,而不是冒着这么大的雨,为了一枚根本不值钱的发卡来见一个彻头彻尾的坏人。
但凯莉的执念引领她依旧不停歇地跑向咖啡店,撞向门口一根孤零零的路灯。凯莉抱住杆子,大口大口弯腰喘气,缓过来后她撑起身子看向咖啡店,安莉洁不在店里。
这才是正确的结局,老天印证凯莉的想法让她没有出现。终于,紧绷的神经舒缓,凯莉长长松了一口气,几个月来所有的希望和她起伏不定的情绪都在这一场雨中被粉碎得干干净净,化为烟雾消散。这样最好,凯莉疲倦地蹲下身子,额头抵在杆子上,现在眼睛里的是血是雨是泪都不重要了,她极力劝说自己也无法平复心脏的绞痛。到头来以及这十多年,从来就没有成功过,从来就没有做对一件事,好在这一次是对的,都该结束了。

混沌见有谁在叫她,仿佛是很远很远,不属于人间的声音,让她怀疑自己是幻听。这个声音曾她在脑海里描摹成百上千次,她一直想自己的名字被这个声音念出来———
“凯莉!”
有人把她从地上扶起来,她挣扎着艰难地睁大双眼,难以置信地来到,可以点亮这个黯淡无光的黑夜,宝石般闪耀的双眼。
她来了。
雨水也同样把她浇得湿透,但她一点也没有凯莉的狼狈不堪,反而从容淡定。凯莉颤抖着指尖伸向裤袋,在拉链包裹的布料中摸索到那枚发卡,小心翼翼地拿出来,仿佛是庄重的交接仪式,递给那只白皙干净的正握住自己小臂的手。触碰到一起的那一刻,温热从指尖开始蔓延,那个声音说,
“凯莉,我也喜欢你。” 


Fin.